五月十二日,注定是一个伤心的日子,全国人民都流泪了。
  六月七日,本来是一个心情放松的夜晚,可是一群男人哭了,还有坐在电视机前,坐在天津体育场的男人流泪了,他们是因为愤怒,是因为那伙不争气但也会流泪的男人,他们已经不是因为伤心。因为要“刷卡”,而在“刷卡”之前被炒得沸沸扬扬,去人家那地方要刷一下,没有刷痛快,就说,保平也是胜利,来咱这一亩二分地上,再刷他个痛痛快快,还要说祭出什么秘密武器。要用什么六前锋战术。结果呢?没有刷着卡,反被卡给就那么轻轻涮了一下,而人家提起来涮的工具,正是两个外来的和尚祭出的秘密武器。
  其实,真的没必要在这个晚上流泪,如果你是喜欢体育运动的男人,你可以把兴趣放到乒乓球,那才叫过瘾,你可以放到跳水上,那才叫痛快,或者看一看NBA,有姚易时控制好情绪,没有姚易时放平心态,看一场无关痛痒但是真正享受的比赛。如果你是一个没有足球,你的生活就没有乐趣的真球迷,你应该稍微熬一点夜,去看看人家的欧洲杯,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中国男子足球迷,那么,你就跟紧一点,别忘了多带几瓶水,流泪别忘补充体液,跟上他们,有你流的泪,流泪也会脱水的。
  如果你是中国男足的忠实球迷,其实你也不必再为他流泪。鲁迅早就反问过:中国人失掉自信心了吗?我相信是没有的。但是有一部分人对中国男子足球不但是自信,以至于自大,甚至自大得有点发狂。本来就是那么一场很普通的比赛,总要说个“刷卡”,什么心态啊,以为踢赢人家,就像各种信用卡在槽子里那么轻轻一滑那样,无须动心思,无须费力气。可就是没有想到“刷卡”是要付出代价的,就像你要刷一下,帐面上的金额要少去一样。这是瞎子坐上席——目中无人。结果还是会被人家挪了席座的,这是夜郎自大、目空一切的骄傲。骄兵必败。这不会是哪个现代人的名言吧!所以,如果你是中国男足的忠实球迷,当你第一次看到“刷卡”这个词出现在互联网上或者某张报纸上的时候,一定不该拍手称快,而应该从那一刻的注定失败就开始为他流泪。如果你是真球迷,你也应该知道,这种自信其实就是一种自大,而且还是那种盲目的自大。家乡有个谚语说:羊在海原,就已经谋着吃杂碎了。袋鼠铁定一个出线名额,那个亚洲冠军,就别提了,提前出局了。咱们的队伍还没有跟人家过招,就已经在人家身上拔拉积分,客场平了得一分,主场再刷一把就是四分了,很简单的算术题,前景远比他们乐观,可事实是自己被瞧不起的对手拿走了已经划到自己帐下的四分,而自认为已经没有机会的伊拉克一个翻身,把咱们给压得垫了底。我们还有点不屑地说:他们是有点咸鱼翻身的味道。可是于自己,不愿称作咸鱼,但翻身的机会似乎很渺茫了。而且,这种盲目的乐观,还不只出现在国家队上,亚冠小组赛中,本来我们的队伍落后人家二分,人家是想着保平即可出线,咱们得保胜才能出线,可是咱们还是那样乐观:我们占有主场优势,主动权还握在我们手里。结果呢,结果我们占了主场不也一样没出线!这种病,在中国足球圈里,不知是谁传染给谁了。曾经还抱怨我们被人捉弄进了死亡之组。你在这里还自认为强大,和人家什么冠军、外来户盘比高低,可是人家都因为和咱们搅和在一起而没事偷着乐。你东道主有什么了不起,一个连二流球队也算不上的,凭什么资格认为是进了“死亡之组”?也许只有一点遮羞布:我们是东道主。就像一个和尚问秃子:你会念经吗?秃子说:不会。和尚又问:你会敲木鱼吗?秃子说:也不会。和尚再问:那你凭什么当和尚?秃子回答了两个字:秃头。要说是死亡之组,不过是和那些业余选手组队的国家放在一起,才配得上用“死王之组”的说法。
  我们不能叫崇洋媚外,但我们相信着一条真理:外来的和尚会念经。这是因为好“经”是外来的(这好像与那些盲目自大者观点又相反了),所以外国人总比中国人念的好?还是外国人念起经来一嘴呜哩哇啦,叫国人们觉得他们果然高深莫测?看那两个洋和尚,在他们最需要站出来指导技战术,最需要鼓励士气的时候,他们竟然坐在那里,呆若木鸡,土偶木梗一般,没自己的事。他们那会在想着什么呢?我想,赛后那位球员不无悲观地说:我们不是在和十一个人踢,我们是在和十二个十三个人踢。第十二个,一定说的是漏判手球的裁判,说的第十三个人但愿不是洋和尚,求求你了,别说得这么露骨,毕竟你还要在这圈子里混口饭吃。我们还有一点责任心的替补球员都急得见红了,洋和尚还在打坐呢!他不是第十三个也能算第十四个了。再看看洋和尚念的经,去“刷卡”用不着足球先生,生死攸关的一战,搞了几天头球队,却不让“鹏”顶,刚换了一个新位置,大家看得很成功,却弃我们的“海”兄弟不用。连“中国邵”就因为一个点球没罚进去,便被弄得找不到人影了。正像《下河东》这出戏里唱的:杀的杀,斩的斩,不出三五日,王的忠臣良将被你斩尽杀绝,谁来保孤王的江山?
  话又说回来,责任也不全在洋和尚。一只羊一把草,一个和尚一个钵,你请我们十个洋和尚,只要不缺我们的钵,多吃饭,少干事,一个和尚念十句,十个和尚才各人念一句,何乐而不为?经念好了大家都有功劳,念歪了又不是我一个和尚的事,担什么风险?足协的这些肉食者善弄花拳秀腿,好标新立异,坐在房子里挖空心思搞中国特色,一不小心弄出来个总教练管主教练的模式。本来和尚都六根清净,不争强斗胜,偏偏这两个和尚修练的境界还不高,还有点功名利禄的尘根没斩断。所以那个“妒异”使着劲排除异己,打着自己的小算盘,弄个国奥的上去高空作业,以便在奥运会上给他的腰包里多添几个子儿,结果“负拉多”只能弄出负多平少胜没有的局面。这几位肉食者是中国人,不会不知道,中国人在名字上向来是很讲究的,就像梁山英雄们的大哥斋心仁厚,很受弟兄们拥戴,可惜他是个“送江”,军师大事小情上都能神机妙算,又可惜他是个“无用”。所以弄了个兄弟们死的死,伤的伤,走的走,散的散这样的可悲下场。
  所以,中国男足的铁杆球迷们,你们不要悲伤,你们要么去做其他项目的“粉丝”,要么去做你喜欢的俱乐部的铁杆球迷吧,都要比这心里好受些。这样窝囊的球队实在该散伙了。让那些还爱着足球,还想踢好足球的人全身心地投入到各自的俱乐部,或许还能有所成就。至于洋和尚,他们有钵,到哪里也能讨得来饭吃。而那些吃肉的,你更不必担心。他们可以下岗,他们会在下岗之前先上到他们还可以弄花拳秀腿,标新立异的岗上去,这种把戏,作为一个球迷,玩不上一把,但是见的一定不止一回了,正所谓“没吃过猪肉,可见过猪跑”,相信大家还是能接受的。
  真不该为这样的球队大把大把地烧钱了,有这样多的钱,修多少学校?配多少社区的健身器材?再不济,捐给灾区人民,让他们早一天过上平安的日子,也算我们没有在五月十二日白流了一场泪。

目前有0条回应
Comment
Trackback
你好,欢迎光临!